找回密碼
 註冊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查看: 1|回復: 0

第一章:爱情花开cx31c3hu

1萬

主題

1萬

帖子

35

積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積分
35
stybm 發表於 2017-9-13 22:37:5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
缘起:  1:欲锁玉  波波心潮画心痕,  似梦非梦锁清风。  洛神复出西施出,  今生誓为你活生。  2011,03,10  2:觉醒  心就这么觉醒了,我有点措手不及。  确认过眼神,你就是我今生所要的寻觅。  本以为我已经习惯了沉默,习惯了生活的空虚、沉寂。  先前的我是行尸走肉,每天跟着队列麻木地行进。  那时的生活乏味,我嗅不到生命的真谛。  或许上苍不忍我再颓废,引领我嗅到了你的气息。  你那闪烁的眼神让我心颤,挥之难去,一直在我的心里游弋。  刹那间,我认定:你注定要成为北京治白癜风去哪家医院我生命中的唯一。  你注定要被我的情绪酝酿成一个完美,幻化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奇迹。  命运是造化赐给我的画笔,我今生则只为描摹你。  我愿用饱含热情的命运笔,勾画出你所有的绚丽。  3:昨月弯弯  昨月弯弯,如鈎如线,如你满溢笑容的单眼。  灰蒙蒙的天宇,因了你,透着一种神圣的光芒,多了些绚烂。  微风吹过发梢,直触肌肤,如同一股清爽的山泉滑过,整个人的灵魂都变得若隐若显。  我倔强地用目光追随月儿,想从月亮的轮廓中辨出你的脸。  银镰弯月通体金黄,散发着淡淡的荧光,相同颜色(金黄色)的棉袄拥护着你的季节是去年的冬天,那个季节里你我初见面。  隔着松针观月,很容易产生一种幻觉,不知这松针是颤抖在耳边呜咽的风中呢,还是摇曳在如你眼睑般的明月的眼前?  不知你抬头看天,是否能产生相仿的观感?  夜空若海,星辰是藏在天海中的水兽。星光则是那些水兽的眼眸,又如细碎的日光洒在你的发间所幻化的光斑。  整个苍穹唱着单一的歌谣,色调没有浓淡明暗之分,一如你的美般没有缺陷。  我在想,你是不是在睡梦中幻化成了一个精灵,混匀好了颜色,把天宇涂抹得透露着如此光鲜。  九点多的时候,在我回寝的途中,仰面窥天时,些许星子已然爬上了天幕,而那洁净的天幕上镌有你的脸。  滴滴点点的星光如烛、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如萤,如你的眼。  快看,她们随着我的脚步移动,好像玉帝举办宴席点亮的烛火,更如你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的光点。  脚步不觉已迈进寝楼被黄晕的灯光所笼罩着的楼道口,我把一方柔和、绚丽的星空留在了身后,把你的美丽种在了我的心田。  幸福的一天又悄然溜走,睡前念着你的我期待着去享受又一圈梦的圆。  你如弯月  三九之月如指尖,  不是月圆胜月园。  梦若投身逐江湖,  应握一刀弯如镰。  不为争名夺江山,  只为将你锁心间。  每天都能观你颜,  一生一世不离间。  4:前日三见  一见:队列行到教学楼前,  你静我动之间,抬头望见了你的脸。一天生活的明艳,开始在脑海里旋转。旖旎的绮丽开始丰满,碰见了你的喜悦落根心田。  二见:下午交换教室的瞬间,  两班分开视听,你先我后进行。五六节后响起铃,我迈步伐教室行。视听教室门前,你出我进之间,我的眼光瞅到你的脸。好像一阵微风吹过耳边,脑中印下你容颜。  三见:晚自习放学后,  我旋回寝室里面,依然惦记着你的脸,便欲出寝窥你颜。我不抱太多希望的回旋。心朝较远超市行走间,明道上我的转目,瞟到了暗道里你行走的身板。惊喜如熟透的昙花,霎那间把我的心空占满。挺身进入超市,带出一本迷你本,随带签字笔一杆,欲记下对你的观感。  叹三见  三见之后无遗憾,  一点一滴记心间。  身心皆为你展颜,  喜锁心绪入梦圆。  5:偷天换位  昨日第一节综合课过去时:  同桌欲为我换位,他的眼空锁着你那一片天。那片天宇你存在,他料我定很喜欢。哦,我当然狂喜又欣然!  我偷走了他眼前的那片天,那能看见你容颜的一片天。你的侧脸映入了我的眼心间。那一种不可言喻的妙感,着实让人心颤。  再听老男人的英语,也不感那么讨厌。你,必将成为我生命的忆点。  偷天  昨我偷天观你颜,  心神惊颤魂疯癫。  一次目触一心颤,  日子快活赛神仙。  你如明月入眼天,  不明不暗最适观。  我的眼空晴日多,  注定月满群星闪。  6:掌命  昨日下午放学后:  我与一友欲东行,恰逢你与几友停。我心命我亦急停,怎知你又返道行,我亦返还西向行。我行前面你随后,一起下楼把路走。怎奈刚巧至三楼,你又换道改梯口。  无奈,无奈;下楼,下楼。下楼环视,你人却不见踪影。一种惆怅别样忧,看不到你的人形,我的心在疼。无妨,无妨,入心细数你笑影。  昨日晚自习放学后:  反常,反常!别人修的英语书,我在心中吧你修。雕琢你的美,把你炼入我梦中。我去教室后面拎水瓶,你人还未行。我拎水瓶放道边,归位,整理东西待你行。你终是还要走,我假装自然随你行。  前行,前行!走到楼梯口。看你前面走,我在后面偷瞅。走出楼道口,你往南方水房走。  奈何,奈何!我瓶满沸水,不宜再南行。  掂揣,掂揣!无奈反向北方走。右转行几步,举目,我望见前楼口。  难受,难受!我入前楼口,折返只为把你等。前楼口到后楼口的路,我走的又急又缓又有些无助。只怕把你给跟丢。  心焦,心焦!又从后楼出,转眼发现你在我后头。心如狼般吼,这对我不公!命,这都是命!  急行,急行!怕你见我形。又至前楼口,步随念转又返入,一心只想跟在你后头。  估量,估量!时机应该已成熟。复出楼道口,贴墙暗道追你踪。前方一人蓝衫,提包拽瓶似你形。调紧步调行,欲要近你走。走到半路临近时,发觉,那是一个爷们在行走!  麻木,麻木!这要命的夜的黑,欺骗了我饥渴的眼球。转眸寻你影,你在明道走。我仍在暗道往前行,眼光却粘贴在你的形体中。  猛瞅,猛瞅!你脚下跳跃的参杂着白黄蓝三种色调的鞋的影,左手拽提的印有圆点点紫色的白色绒布包包的形,右手携曳的镌有两寸金色竖线底部的淡绿色热水瓶,都随着你的形体晃动,晃动。还有,你那简简单单朴朴素素的被蓝色环状头绳束锁的马尾摇曳在风中。  激动,激动!我满眼都是小星星。你在明道行,我在暗处走;你在明处走,我在暗道行。你影影绰绰地往前走,我惊惊颤颤地随你行。又到一楼口,却是女寝楼。目送你进入,眼光却是刺不透那砌成楼房的红转头。  嗷吼,嗷吼!往前再行两三步,窃喜压不住,仰天大笑不住口。  怎想,北京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哪里怎想!引起路人几回头,惊愕的目光往我身上凑。看什么看,瞅什么瞅,咱不怕你们骂我疯!幸福的冒泡,呼出的鼻息在空气中欢呼!  呵呵,呵呵!本不该有的命里的集会,我却把它抢在了手中。这算不算逆了天,改了命,掌握着自己的幸福?!  掌缘  不知想你你知否?  不想让你心缠绕。  今生只把你念叨,  低头向心诚祈祷。  缘本稀薄命本贱,  你我各有各尽头。  意欲今生锁你眸,  生机断绝不松口。  2011,03,1121:05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散文在线)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